孤石山人

我说·书

默吟:

      对于伪文艺来说,总免不了要挖点内心里的句子,看几本书,甚至与此相关的一切。

      前天,校园来了一个促销的书摊,赫然的打着“买二送五”的条幅,于是就如丫头所说的一样,好似一个老大妈遇到了下市的好白菜一样,欢喜而急切的冲了上去,一番诊断之下,竟然都是些正版,于是当即就决定淘他个满载而归,结账时,一算竟也是一百多,想到马上到来的拮据日子,不免令人有些肉疼。但爱书者想必都会深刻的领悟这种感受,爱书,并得到她,犹如领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回家一样,那是一种无法断绝的依恋和渴望,想着占有她,就会幸福满满,和其他书一起放到自己的书架中去,好似自己的一群孩子或是故人的相逢。

       但是当我将他们按着厚薄大小一一整理好放在桌上最醒目的地方的时候,静静的看着她们或是崭新或是仅仅翻过的样子,他们好似突然有了一双无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我,还带着些难以名状的忧伤。看着我没有读过的那些书,不知不觉间突然有一种羞耻感油然而生,我想,把他们从一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寻回,却又被我以相似的方式束之高阁,哦,这是一种多么无耻的背叛,我是要标榜自己是个读书人吗?从始至终我对此却是那么厌恶和反感,我反感一切带着做作的行径。显然我的初衷只是出于喜欢,出于爱。但这种爱在遭遇尴尬的现实冷遇时,多少显得有些无知而可笑。爱可以使人博大而宽容,也可以是如此自私。随即,我将那些被我冷落的书,一一取出,放在目之所及最显眼的地方,决定像爷爷捧读古兰经一样神圣的去读它,去与它们相识相知,来一次灵魂的罪赎。

        曾几何时,或许我失去过梦想,但我从未忘却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一个行走人群谈笑风生,仗剑天涯的侠客,独处时温吞含蓄,气象万千的饱染艺术气息的智者。而看着这一路走来,灵魂里颤动的神经,表现出来的不羁和不确定,像极了令狐冲体内那各异的真气,令这个生命的表现体是是那么痛苦而快乐。同样,我内心深处也极力的排斥着自己定型的那天,不论她成为了我喜欢的哪个样子,我想,我都是不情愿的,我为自己拥有着不同情绪、色彩的自己而认同而幸福,而高贵,无法撼动的骄傲。看着在行动里,总不免被许多友人一改先前的沉重、悲观的说辞,开始用幼稚,弱来形容,我对此都满心欢喜的接受,并不以为然。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的当做夸赞,因为我深知我这样的情态,这是我正在从头开始,正在弥补生命里失去的某种状态,说明我正在走向简单。正在靠近某种幸福的生活轨迹。这都是书这个挚友给我的,他让我知道了,在每一次伤害和人情的失意里,他可以给我无私的温存和情绪的抚慰,一次次的实践的证明,我在这里是快乐的,我属于这里,我属于看看书,写些东西的生活。我的情感可以为此全身心的寄托。而不怕没有安全感。我想这是任何友情,任何爱情都无法给予我的,只有他会耐着心听我言说,听我思考,看我沦落并静静的拯救我,这是书,这是文字。

        我很庆幸,我还可以在这浮泛的世界找他这样的归属,在每一个霜晨雨夜有他的陪伴,聊慰我湿了一片的哀伤,我说,我不再相信爱情,开始怀疑友情,开始理智而带着审视的眼光看待每一个人。但我还是希望有他来告诉我,不。世界改变了我们,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心。


评论

热度(9)

  1. 孤石山人默吟 转载了此文字
  2. 文艺那点事默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