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石山人

漂亮巫婆:

   

       当有人夸耀子贡比老师孔子还要贤能的时候(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子贡如是说:

       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类,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司马迁看到自贡的表现也忍不住去了孔子的坟边,绕了几圈,感概这样的人真了不起。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矣!”(《史记.孔子世家》)历代的贤明帝王,连尧、舜、禹、汤、文、武、周公都不能和孔子相比。作为一个老百姓,孔子对古代的经典,删削修订,流传下来成为历代读书人的教材,建立起完整的价值观,也就是儒家的思想系统。孔子真是“其生也荣,其死也哀。”作为史学家,司马迁的评论有独到见解。

       即使是“当今之世,舍我其谁”的孟子,谈到孔子的时候,也用了五个字--“心悦而诚服”(出自《孟子.公孙丑上》),表示衷心的佩服。

       孔子回答弟子的问题时,不单因材施教,还能循循善诱。颜渊说:“夫子循循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出自《论语.子罕第九》)孔子对学生说,我不是生下来就有知识懂道理的,只是“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出自《论语.述而第七》)

       这样的孔子,能说他是丧家狗吗?何忍如此说?凭什么如此说?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哪一个人的家,哪一个人不是过客呢?又有谁比孔子的精神更丰富,更精美呢?有学者讲孔子,只是根据外在资料去研究,如隔着“数仞之墙”,根本看不到孔子的思想展现出来是多么恢宏的场面,就妄下结论。

        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治,用四个字“阳儒阴法”。阳儒,是说儒家依靠在法甲建构的专制政体上。而被法家利用的是董仲舒之后的“独尊儒术”,是儒术而非儒家,只是一种应用技巧。他利用儒术作为教育材料,使老百姓遵从整个政治体制的要求。儒术也讲修身,目的是配合官方要求,官方需要。这些根本不是孔孟所讲的儒家思想,而是被巧取豪夺歪曲概念的儒术手段了。

       儒家提倡“守经达权”“通权达变”。“经”代表法则,“权”代表变通。孟子强调做人不能固执,要通权达变。比如有关“嫂溺,则援之以手乎”。男女授受不亲是原则,但救人的时候要通达。如果为了坚持原则而不救人,儒家是要批判的。儒家并不是老古板啊,是很懂得智慧的选择的。

        儒家的思想是充满活力的,但是有个前提,要把它讲成“人性向善”。如果还是要坚持“人性本善”,只有四个字--寸步难行。我们对孔孟的思想,误解的太多,偏颇得太多,歪曲得太多。

                                 --傅佩荣《论语之美》文摘,有删改。



评论

热度(1)

  1. 孤石山人漂亮巫婆 转载了此文字